银川怀孕网

当前位置: 银川怀孕网 > 联系我们 >

关节炎(4)

时间:2017-10-25 01:03来源:银川怀孕网作者:

  20世纪50年代,里夫曼医生接到瑞典关节病医院的一项邀请,让他去那里应用自己的研究成果,因此,他决定离开蒙特利尔。在一年的时间里,他得到全权委托,可以把自己在平衡人体激素系统上面进行的研究成果付诸临床实施。让他万分惊讶的是,他治疗的差不多所有关节炎病人的病情都显示出极大的改善,有些人完全康复。他在瑞典的一家高等级的医学刊物上发表了自己的研究成果,他很天真地指望,一旦回到北美,他将因为自己所做的工作而受到人们的承认。

  然而,他的医学院的教授和同事对他的发现都没有什么兴趣,这使他很是伤心。他企图将自己的治疗方法销售给大型制药公司,但没有一件谈成,没有人对他的疗法有兴趣,因为他的激素合成品无法进行专利登记,因此使得制药公司无法获得预期的利润。那些公司告诉里夫曼医生说,与其来烦这些公司,倒不如把药送给政府算了。他去了退伍军人管理局,主动提出用他的激素平衡疗法治疗退伍军人,但是,退伍军人管理局拒绝了他的提议,因为他的药物没有获得美国食品及药品管理局的批准。

  里夫曼医生知道自己的治疗方法的价值,因此开始在蒙特利尔的家里自行治疗病人。他的第一位病人是一位医生,患有多年的风湿性关节炎。经过几天的激素平衡治疗后,这位医生所有难受的症状都消失了。之后,这位医生将一位患有少年风湿性关节炎的儿童送来治疗,结果发生了同样的事情。话就这么传开了,不久之后,蒙特利尔的报纸就开始登载消息,说当地有一位医生发现的关节炎疗法有“奇效”。

  在美国,“顽症”找到奇方的消息总是受到人们很大的怀疑。《展望》杂志甚至派了两名调查人员去蒙特利尔揭露这位“江湖医生”的骗术,认为他不过是骗过了加拿大的媒体,让大家相信他能够成功地治好关节炎。这两名新闻记者在里夫曼医生家附近观察了一个多星期,结果,他们发现人们坐在轮椅上或者拄着拐杖进去,几天之后,大部分人都不用轮椅或拐杖又走了出来。根据这两名记者的亲眼观察,《展望》杂志就里夫曼医生所做的工作做了一篇非常有利的报道,并且解释了他的治疗方法,还谈到了他目前的极高治愈率。文章发表后,美国和加拿大各地的患者都奔往里夫曼医生的诊所求治。有了这么多求治病人之后,医学学术界却极其愤恨,因为单独一名医生竟然解决了一个学术界都解决不了的难题。

  尽管医学界一直对他横加责难,里夫曼医生还是治愈了约2万名关节炎病人,成功率非常之高。这些病人当中大部分都是试过正统疗法的人,但都没有什么疗效,医学界一般都宣布他们是治不好的病人。亨利·罗斯布拉特教授是一位律师,也是里夫曼医生的好友,他在针对里夫曼的全部诉讼中一直为他辩护,他回忆了两人初次见面的情景:

  我是从一位女医生那里得知里夫曼医生的,那位女医生是从《展望》杂志了解他的治疗情况的。她有差不多25年的风湿性关节炎病史,同事都认为她只好等死了。她一直在纽约知名的医院里工作,她的同事说,“医生啊,我们已经尽了一切努力,医学科学能够做的我们都为你做了。在余下的岁月里,你恐怕只能够忍受了,好自为之吧。”但是,她决定不再忍受下去。她去见里夫曼医生,一个星期之内,她的痛苦状态消失了。她成为他最狂热的信徒之一,也是他最热忱的弟子。我就是通过她认识里夫曼医生的,当时,加拿大官方终于决定开展对里夫曼的研究工作。

  对里夫曼医生的迫害完全是不幸的,因为他的治疗如此成功,而这种病又影响了那么多人的生活。这是一项创新活动,也是非传统的疗法,这个事实也许就是他的疗法在药学界不受欢迎的主要原因。

  整体平衡疗法的成功

  医学界传统的关节炎疗法是治标不治本。对照而言。整体平衡疗法的设计倒是要解决关节炎的根本病因。首先,这种疗法是要根据上述的三种激素方案恢复人体内部有利的蛋白生成平衡,可收到止痛和消炎的效果。其次,根据亨利·罗斯布拉特医生的说法,“整体平衡疗法永远都是根据病人的具体需求来制定三种激素调节方案的。药物是为每个病人单独配制的,这样才能获得合适的组织生成及治疗效果。尊重每个病人独特的病情,满足病人独特的需求,这是整体平衡疗法最基本的原则”。

  里夫曼医生一共研制出四种基本配方,用于不同的需求:(1)白盖,里面有强的松、睾丸素和雌二醇;(2)黑盖,里面只有强的松和雌二醇;(3)红盖,里面有强的松和睾丸酮;(4)绿盖,里面只有强的松,而且仅用于让一些妇女消除因摄入含雌二醇的药物而产生的子宫内膜增生。

关节炎(4)图片一
关节炎(4)图片一

  同时,不同化合物的比例也为不同病人进行调节,而且同一个人在不同治疗期间也有不同搭配法。例如,如果一位女病人开始显示出对本治疗方法的不良反应。比如体毛生长过快,药物里面的睾丸素水平就会予以减低以消除反应。同理,如果出现乳房生成,或者其他与性别有关的症状,男性病人药物中的雌激素水平也要调节。经历典型的可的松药物副作用的病人,其药物中的强的松总量必须减少,或者必须对一种性激素的总量进行合适的增大以对抗类固醇药物的副作用。

  一般来说,人体恢复合适的平衡之后,对药物中的一些成分产生的不良反应会在很短时间内消失。

  除开将抗炎激素与性激素平衡起来,并确立有利的蛋白质生长环境以外,里夫曼医生还探索了人体内其他的生化相互作用。例如,他发现,脑垂体中产生的一种生长激素会与雌二醇和睾丸素产生增效作用,确保糖在人体内得到有效分解,因为如果没有合适的糖代谢机制,人体就会缺少足够能量来生成和修复骨骼。

  整体平衡疗法还讲求营养原则,并强调定期进行锻炼的重要性。整体平衡疗法中推荐的饮食方法,排除了比如糖和糖类食品等垃圾食物,也排除了太咸和加工过的食物,比如午餐肉和罐装食品以及精制食物。它的食谱一般来说是中等含量的蛋白质,强调高纤维的复合型碳水化合物,比如新鲜水果和蔬菜,整粒谷物和豆类形式的碳水化合物。

  锻炼对整体平衡疗法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之所以推荐锻炼,是因为这样可以恢复关节和肌肉活动能力和功能以及在不活动期间损失掉的肌肉块。但是,一般来说,除非已经没有疼痛、肿胀和关节生硬的情形,而且感觉自信,足以应付锻炼,否则就建议病人不要进行这样的活动。行走也许是最开始的锻炼,之后,当病人病情有所缓解的时候。就可以进行特别的锻炼,以改进双手、双膝、手指、双肩和其他受到关节炎影响的部位。

  哪怕整体平衡疗法基于已经为内科医生普遍采用的药物。但是,医学界还是忽略、攻击或批评这种疗法。里夫曼医生所做的事情,不过是将某些常用处方药合并起来使用,并且使药品药效达到最佳水平,并使每一种构成性药物产生的副作用降至最低水平而已。

  不过,整体平衡激素法的确也有一种非正统的做法:医学界固执地认为,关节炎是一种不治之症,而这种整体平衡疗法却要向它挑战。里夫曼医生死于1973年10月,一直到死,他都面临着美国关节炎学术界相当激烈的反对,甚至还受到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异常卖力的起诉,其中的原因是不是只有这一个呢?

  下面是过去许多年,一些病人利用整体平衡疗法治疗关节炎的部分结果。

  患者故事

  病人1 麦尔考姆

  麦尔考姆21岁那年患上了关节炎,到44岁时,关节炎疼痛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双肩、髋部、膝部关节和上下脊椎及胸骨都已经出现变形的症状。他得到的诊断是斯特朗佩尔一玛丽氏病(脊椎炎),是一种关节炎,该病会引起脊椎严重变形,病人的腰弯得差不多都对折起来了。

关节炎(4)图片二
关节炎(4)图片二

  麦尔考姆还患有严重的虹膜炎,是眼部的疾患,这在风湿性关节炎病人当中并不算罕见。他的两只眼睛都可见视网膜出血。用整体平衡疗法治疗关节炎的前一年,他每天要吞服12—14片阿司匹林,每周在膝部注射一次可的松,还试过另外一种药物,但都没有效果。

  麦尔考姆是1962年8月开始进行整体平衡治疗的,是在看了《展望》杂志五月号的一篇文章以后。他差不多立即就感到轻松多了。根据他的医生所言,他的关节炎差不多已经消失,眼睛也恢复正常了。1968年,他拿不到那种药了,结果,所有症状重新出现;又拿到整体平衡药物之后,他的症状重新消失。关于他的治疗情况,麦尔考姆在多年后写道:

  “1962年8月,当我开始吃药的时候,体重是74.5公斤,而且还拄着拐杖。我的头无法转动,什么体力活也干不了。今天,我的体重是95公斤(我的身高是1.56米),一点关节炎的症状都没有了,一周七天,每天的活动都排得满满的。我查过三次血,每次都说处在最佳生理状态中。

  “我还想补充说,1961年,我住院期间做试验,做观察。X光片显示我的髋部布满了钙雾,关节都看不见了,后背的五块椎骨都粘到一起了。医生告诉我说,约在五年时间内,我的腰将弯到无法坐进轮椅的程度。约在五年以前,为了自己掌握一下健康情况,我自己去拍了一张X光片,他们说,我的髋骨和后背比普通人的平衡水平略强。”

  病人2 辛西娅

  19岁那年,辛西娅开始感觉到风湿性关节炎的症状了。一开始。关节炎只限于下颌与肘部。但过了约两年半以后,她已经开始接受传统医学的治疗了,关节炎已经发展到了身体的差不多所有部分。五年之后,她已经被疼痛和僵硬折磨得不成人样,早晨起床都得花半个小时。开始进行整体平衡治疗的次日早晨,疼痛差不多立即就没有了,只是还有少许僵硬和酸痛,在接下来的三天里,连僵硬和酸痛也没有了。辛西娅谈到了她的病情,还有她后来在罗德戴尔堡的关节炎治疗中心接受治疗的情况:

  “我的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第一次去看医生时,还只是下巴和肘关节有毛病,过了两年半,除了髋部和膝盖以外,关节炎已经遍及全身。完全都不能转动脑袋了。

  “实际上,有一次连医生都告诉我说,他真的感到很糟糕。他试了所有方法,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所以,我最好去棕榈滩的残疾儿童中心。对一个少女说这种……我都只想开车撞下桥去算了。但是,他说了那话我还是得感谢他,因为如果他不那么说,那就不会到这个地方来试一试了。我是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绝望来这里的。”

  治疗之前,辛西娅每天得吃30片阿司匹林,结果引起头痛、耳鸣和溃疡。她每月光花在去痛片上的钱就有1000多美元。开始用整体平衡法治疗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很容易青紫,而且更容易出血,比治疗之前还要严重,但是,她注意到,大量吃阿司匹林的时候也是这种情况。不过,阿司匹林什么作用也不起,其他的办法也不管用,关节炎的症状一点也不见减轻,经过整体平衡治疗法治疗的第二天,她的疼痛差不多消失了,只有忘记吃药的时候才会再次出现症状。目前,辛西娅已经感觉不到关节炎引起的疼痛了,她每周在一家减肥中心工作三次。她还在吃药,但药量比刚刚开始治疗的时候小得多。

  病人3 珠恩

  珠恩患严重的关节炎两年之后开始进行整体平衡治疗。在那两年时间里,珠恩接受过差不多所有形式的关节炎治疗:胶体金曲线溶液注射、青霉胺、布他酮(苯基丁氮酮)、小剂量的强的松,另加每天16片阿司匹林。珠恩说,她每周光药费就得花去100美元。这期间,她的症状还在加重,到开始进行整体平衡治疗的时候,她说:“我的双手和双肩不能动了。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想,人活在世上有什么用?我连头都转不动了。”另外,她的肝脏、胃和肾都由于大剂量用药而损坏。她被迫放弃自己的生意,因为身体太虚弱了,疼痛也使得她无法工作,她的药费账单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接受整体平衡治疗的第二天,她的疼痛就消失了。珠恩说,她在平衡治疗中的情况大致是这样的:

  “我醒了过采,发现能够活动踝部了,我的手和脚也都能动了。站起来以后,脚也不痛了。我对丈夫说:‘我的天,奇迹发生了。’病情越来越好转了,两个月内就不知道自己曾经得过风湿病。我买了一辆自行车,开始到处跳舞,又去了一次海滩。过去的情况是,一旦在沙滩上躺下来,我就会再也站不起来了。”

  珠恩还是没有疼痛,过着正常的生活,她的药量也小了,比刚刚开始治疗时的剂量小了一半多。

  C.特伦·兰多尔夫医生和马歇尔·曼德尔医生的疗法

  环境过敏物

  环境医学,也称为临床生态学,是特伦·兰多尔夫医生于20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建立起来的一门学问。当时,他在事业初期就观察到,食物过敏和对环境化学品的过敏是大量疾病的主要起因之一,包括关节炎在内。

  兰多尔夫医生所做的工作由马歇尔·曼德尔医生应用在关节炎的治疗当中。马歇尔·曼德尔医生是一位医学委员会持照医生,是康涅狄格州人,也是美国领先的环境医学专家。他发现,在找他就诊的病人当中,有相当数量的病人的症状事实上是环境过敏造成的,比如由兰多尔夫医生列出来的一些过敏物。曼德尔医生认为:“许多关节炎病例的基本过程都是一种未被确认或受怀疑的过敏物的结果,或者是对日常生活当中平常之物的过敏样致敏,包括我们吃的食物,我们喝下去的饮料,饮用水,食物当中无意或有意掺入的化学品,还有室内或室外空气中各种形式的化学污染物。这些东西都会进入我们的身体。”根据曼德尔医生的临床经验,他发现,依据标准的医学诊断技术一定可以确诊为关节炎患者的人,有一大半通过简单的食物或环境变更就可以治好。

  治疗

  “我的方法,还有我在环境医学和临床生态学领域的同事所使用的方法,都有营养疗法为辅助,益处很多。我们首先检查患者,是一些很容易患关节炎的人,看看他们的食物和生活环境中是否有可以辨别的物质会引发或触发疾病的征兆,”曼德尔医生说,“我们要找出可以显示出来的因果关系。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分析病人。

  “首先,我们制定一份十分详细的病历,设计用于帮助人们找出食物的问题,看看有没有各种致敏化学物质,有什么污染,也许还有一些季节性的悬浮物质。根据这样的调查。我们就能够相当清晰地看出自己处理的到底是什么问题。”

关节炎(4)图片三
关节炎(4)图片三

  检查病人的食物或环境致敏因素时,曼德尔医生经常让病人先戒食,或者严格按照规定进食,四天到一个星期之内,让他们的身体完全脱离怀疑是症状原因的一些物质的残余部分。

文章《关节炎(4)》原创来自:银川怀孕网

与《关节炎(4)》相关文章:

热点内容